誤雨神名★搬运工

误雨神名。
鸟厨,小恶魔,海鸟一生推。
鸟攻者同盟,刀片致富协会。
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搬运工。
误爱。勿爱。无爱。吾爱。无碍。

《禁錮:AURORA》Loop 19-1

電梯:Loop 18-3

Loop 19.

 

    「嗚……嗚……」

    細微的呻吟聲,在一片靜寂的空間中,悄悄地響起。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不必要仔細觀察,曜也知道,迴圈已經再度被重置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的、那道閃光之中。

    「啊,梨子……還有鞠莉?」

    「姐、姐姐?」

    「怎麼一回事……」

    「曜桑?為什麼妳會在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心跳再次加快。糟了,好可怕。

    千歌和梨子她們……還在嗎?「……」

    好可怕,汗水直直地冒出。雖然是無可避免的,可是,迴圈的結束還是令她慌亂不已。或許在整件事結束之前,她都會一直是這樣的感覺吧。如果一切又都「全部」被重置,只剩自己記得……

    「……梨梨。」

    「欸?」

    善子的叫聲,令得她回過神來。轉頭一看,善子正直盯梨子瞧著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……讓曜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……夜醬。」

    梨子疑惑了一下,然後,也輕輕地,對善子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「!」

    雖然只是幾個簡單的小動作,曜卻已然明白。「太、太好了……!」

    梨子--並沒有失去記憶。更令人興奮的是,善子似乎也已經成功地,進入了曜的迴圈--這個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「所有的一切,只要不加干涉的話,每次迴圈都會是一樣的過程(直到有人進入廁所)。」

    只要這個法則不變……那就代表,所有可能造成「不同結果」的事件,在有人第一次進入廁所之前,都一定是記憶保有者導致的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,善子對梨子說了聲「梨梨」。沒錯,這就是證明了。

    在先前的所有迴圈中,善子都不曾一開始就喊過別人的名字,印象中,她要等到鞠莉和果南有些爭執的那時候,才會說句「不妙?為什麼這樣說?」。

    「就是不記得才會問啊……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「鞠莉我也不知道呢?」

    「那妳還那樣說?!」

    「放輕鬆~ It’s joke~」

    「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吧!」

    「兩位請先安靜一下,我認為現在我們的處境有點不妙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果然沒錯,就連這時候,善子都沒有開口。錯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,確實也保有著記憶。

    「總之,請聽我說--」

    鞠莉和果南停下後,仍舊是黛雅在主導著一切。不過,她並不知道一件事。

    真正要開始「主導」,或者說,突破原本主導一切的「迴圈」的人,並不是她自己……

 

    「啊……真是太好了~!」

    曜終於鬆了一口氣。「雖然剛才沒想到,連善子醬也一起進來了……」

    差點就忘了,善子有看到紙條的事呢。

    「夜羽啦!」

    善子如此抗議著。看來,就算陷入了這種狀況,人還是會有些習慣是改不了的吧。

    「援手多了起來呢……看來離逃出這裡,又更進一步了!」

    千歌信心滿滿地喊著,眼中閃爍著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「現在有……四個人了呢。」當然,梨子也不惶多讓,對大家燦爛地微笑著。

    目前,偶像研究部部室只有她們四個人在,其他人都去查看校舍那邊了。

    而她們之所以要留下來,自然是要商討對策--只有保有記憶的人才可能參與的討論。

    「這次……應該不太會發生意外。」

    曜低聲地說著。可沒人想像上次那樣,再度聽到那可怖的噪音呢。「不過,還是要注意一下,畢竟每次的情況都不太一樣,我也無法掌握什麼時候會有人進到廁所裡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,這可能是唯一的變數呢。」

    「是啊……不過,也不能這樣保證。」曜想了一想後,為這個說法進行了修正:「如果我們也跟著出去的話……那應該沒錯,只有第一個進入廁所的人是變數。可是,因為我們留在這裡,導致產生了新的變化--」

    「也就是說,我們已經進行了『干涉』?」善子插嘴提問了一下。她已經大概聽說曜這邊得出了一些結論。

    「沒錯,所以……很可能因為這個『干涉』,導致了一些時間上的變化……之類的?」

    「嗯,不過大部份變化都還能在掌控之中吧?」

    「我想應該是的。就算是這麼多人留了下來的狀況,我想,接下來應該在至少十五分鐘內不會有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太好了。」梨子點了點頭,然後,神情稍微嚴肅了起來:「那麼,要請夜醬多多幫忙了呢。」

    「嗯?幫忙?」

    「是的。就目前為止,我們最需要的事物,應該就是『線索』。」她解釋道:

    「可是,直到不久之前,我們才知道其它迴圈的狀況--而且也只得知一小部份。我們現在非常需要夜醬妳提供資訊,讓我們知道其它迴圈之中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有沒有可以幫我們擺脫困境的資訊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這樣啊,我明白了。」

    聽梨子這樣說,善子的神情也嚴肅了起來。「那麼,我就先說一下吧,關於我那邊的事……」

 

    聽善子的敘述,她的迴圈和曜這邊的迴圈,本質上是差不多的,唯一的不同只是--「保有記憶者」的差別。

    「我目前大概……也經歷了差不多十場迴圈吧。有記憶的部份啦。」

    她苦笑了起來。「雖然也還沒有曜妳那麼多啦……但,真的很痛苦呢。如果不是有人打電話給我,我一定會瘋掉的。可以算是非常慶幸吧。」

    「電話?啊,是黛雅桑嗎?」

    善子搖了搖頭。「不,打電話給我的是zura丸她們。她目前好像是和露比在一起的樣子。」

    「嗯,是這樣沒錯呢。」

    千歌點了點頭。「先前我們也聯絡過了。不過,我們還沒試過給其他人打電話呢。」

    「喔?那要不要試試--」

    「……待會再說吧,也不確定能不能打通呢。」梨子則有點猶豫的樣子。「畢竟也不知道對方那邊有誰在附近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?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……沒什麼。對了,夜醬,」她突然轉移話題,「說起來,妳剛才一開始,就叫了我的名字對吧?」

    「嗯?是啊,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為什麼呢?」

    「啊?」善子的表情像是在問「梨梨妳的腦袋出問題了嗎?」似的。「為什麼……當然會叫梨梨的名字啊?在我看到紙條的時候,妳們的表現根本不像是其他人,不是嗎?很容易判斷妳們保有記憶吧?」

    「……所以說,善子醬妳記得?」曜也終於發現了問題。

    「記得?」

    「記得……看到紙條那時候的記憶?」

    雖然現在才想到有些晚了,不過,很明顯地,如果在進入其他人的迴圈時,沒有保有「看到紙條」的記憶,那麼,自然也不會發現自己進入了新的迴圈。

    「嗯?……啊,妳們是在說這件事呀。」

    善子敲了一下手。「嗯,是呀,我當然記得那時候的事。這是規則之一唷。其他人也是這樣的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還有呢,」善子補充道:「除此之外,先前所有的迴圈、以及看到紙條那一次的迴圈,在自己的世界中的狀況,也全都會記得。可以說,在進入別人的迴圈的時候,有點像是進入了一個新的身體,同時保有兩份在同時期的記憶。」

    「啊,這樣啊……」

    其實由於狀況太過複雜,曜有些沒能聽懂,不過大致上來說,就是「只要看過紙條,無論如何記憶都不會消失」對吧?不管在哪個時間點……

   ……欸?

    等等,這麼說來的話--

    「梨子醬?千歌醬?」

    「嗯?什麼事?曜醬。」

    「那個……」

    她感到自己有點傻。為什麼從來沒想到這件事呢?

    「妳們……有嗎?先前的迴圈的記憶。」

    如果有人進入別人的迴圈,也會保有在自己迴圈時的記憶。

    那麼,照理來說,她們兩人也--

    「欸……?」

    千歌顯得一臉疑惑的樣子。

    可,梨子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顯現的是,一臉歉疚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梨子醬……?」

    「抱歉呢,曜醬……」

    抱歉的笑容,以及,抱歉的語氣。

    「應該……早點說出來呢。」

   「果然沒錯嗎?」

    曜急忙追問:「所以,梨子醬其實也……經歷過迴圈嗎?」

    「嗯。不過,先前我不太肯定……雖然有些疑惑,但我覺得,也有可能是我的幻覺。」

    梨子的眉頭緊蹙了起來。「畢竟,我也不是經歷了很久……大概只有兩次吧。」

    「兩次?」

    「嗯,兩次。」她苦笑了起來,「第一次有記憶的,當然就是看到紙條那一次……之後,我也和曜醬一樣,在第二次的迴圈裡感到困惑。然而,就進到這個迴圈裡了……而且,因為記憶是重疊的,我覺得相當地矛盾,所以才會沒說出來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啊……」沒想到其實挺少的呢。看來每個人經歷過的迴圈數都不同(有記憶的情況下)。

    「那個……妳們在,說什麼呢?」

    千歌在一旁,似乎完全沒聽懂的樣子。

    「之前的迴圈什麼的……是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梨子察覺到了不對勁,敏銳地問了:「難不成千歌醬妳……之前完全沒有經歷過迴圈?」

    「嗯?有啊,不是和曜醬一起--」

    「不是不是!」

    梨子急忙解釋:「我說啊,千歌醬,我們先前認為,其實總共有九個迴圈,每個迴圈都有一個Aqours的成員在裡頭保有記憶……沒錯吧?」

    「啊,好像是這樣子呢。」

    「然後,有辦法進入別人的迴圈裡,對吧?」

    「嗯!對啊。」千歌大力地點著頭。「而且,『看到紙條』就是條件,對吧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此時,在別的迴圈中的人,就會跑到其看到紙條的迴圈之中--這個樣子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有些複雜,但是我還能聽懂。」

    「現在,問題來了:就算跑到了別人的迴圈中,自己還是會保有先前的記憶,也就是--在看到字條之後,在自己的迴圈中的記憶。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梨子激動地問:「可是,千歌醬妳……難道沒有嗎?這樣的記憶。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」

    連千歌也睜大了雙眼。「確實……沒有呢。一開始的記憶就是在曜醬的迴圈裡……」

    「也就是說,千歌在曜的迴圈之外,從來沒有看過那張字條?!」

    善子的語氣很自然不敢置信。「也就是說,妳直接就是……進入了別人的迴圈?!」

    「呃……我想應該是吧?」

    千歌的語氣則顯得不太確定。「至少,就我的印象是這樣啦……」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狀況呀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曜也不太明白。為什麼……只有千歌,是這樣的特別?就她們猜測,所有人應該都有在外面看過紙條。還是說,其實也有例外?她連忙詢問善子。

    「其他的例外?不,就我所知應該沒有。鞠莉和果南那邊我有聽黛雅桑說(她也有打電話給我過),至於露比那邊,也和zura丸確認過了,每個人的狀況都一樣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是嗎?」

    也就是說,在這件事上,千歌確實是「特別的存在」,也就是--例外。

    為什麼?究竟為什麼會有這例外?

    「……所以說,當時是我拿到了,而千歌醬……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「啊,沒事。」

    梨子停止了喃喃自語,再度轉變話題:

    「先不提這個吧,畢竟現在也沒資訊可以理解。我們還是先回到其它地方,說不定嘗試解決問題的同時,也可以發現異常出現的原因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也是呢。」

    「那,我想先問一下夜醬。」她轉向善子的方向,「我們現在已經掌握一些字條上的內容,那,夜醬妳的呢?」

    「……欸?」

    不料,這問題卻讓善子稍微驚慌失措。

    「那、那個……」

    「怎麼了?夜醬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想不起來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什麼?!」

    另外三人都很震驚,然而,善子的表情則更是痛苦。

    「真的……我想不起來……之前就是這樣,我只記得一部份,可是,最重要的幾個字……我卻完全沒有印象,徹徹底底想不起來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……回事呢?」

    曜也感到很不解。這,難道又是另一個「例外」嗎?

    「那,夜醬妳記得的部份,是怎麼樣的呢?」

    梨子還是堅持問著:「我們知道,字條的前半部應該是『如果想要離開的話,必須要』。那最後一句話是什麼呢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『重新』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「『重新』。」善子又重複了一遍,然而,她的表情還是一樣地困惑。「可是,『重新』後面的字是什麼,我……完全想不起來。對不起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沒關係啦,也不用太在意。」

    千歌對她笑了笑,安慰著她:「反正,善子醬妳至少沒有全忘掉,不是嗎?這在之後可能會變成很重要的線索呢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謝謝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說,是『重新OO』……這樣的句子嗎?『如果想要離開的話,必須要 

重新OO』。」

    梨子沉吟了起來。「不過,果然每個人的都不一樣呢。夜醬,妳還知道其他人的字條內容嗎?我們已經知道露比醬的了。」

    「至於花丸醬的則沒有聽完。」曜補充說著。

    「啊,zura丸的我知道唷。」善子恢復了一些信心,對她們說著:「她的字條是:『如果想要離開的話,必須要  彌補碎片』。」

    「『彌補碎片』?」

    「嗯。順帶一提,我也問過黛雅桑了。」

    她顯得頗為得意的樣子。「黛雅桑的是:『認清現實』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什麼啊?」

    曜感到愈來愈不解。「這些東西……是什麼意思啊?」

    「我也……不太確定呢?」

    梨子顯然也沒辦法一下子理解。「就先將目前的狀況整理一下吧?首先--」

 

    就在此時。

    「砰!」

    一聲槍響,再度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什麼!」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人,一瞬間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「有人……拿到槍了嗎?!」
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誤雨神名★搬运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