誤雨神名★搬运工

误雨神名。
鸟厨,小恶魔,海鸟一生推。
鸟攻者同盟,刀片致富协会。
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搬运工。
误爱。勿爱。无爱。吾爱。无碍。

《禁錮:AURORA》5

電梯:4

5-A.

    體育館內仍舊一片昏暗。
    「說起來……我有一件事很在意。」
    與其說在對露比說話,黛雅更像是在喃喃自語著。
    「什麼事呢?姐姐?」
    「這個嘛……」
    並未直接回答問題,黛雅抬頭望向高聳的天花板。
    「露比,現在體育館的燈……是關著的,對吧?」
    「嗯?啊,是……的?」
    明明一看就知道了啊?雖然不明白黛雅是什麼用意,露比仍然確認了下,回答了黛雅的反問。
    「可是啊,我們卻能看清周遭的環境呢……這點很不可思議。」
    黛雅一邊踱步往社辦前進,一邊低聲呢喃著。
    「不太對勁……現在整間體育館的窗子都是被封住的,對吧?我是說,窗面都被……姑且就說是塗上了油漆吧。」
    「是啊……啊!」
    露比似乎也發現了問題所在,忍不住睜大了雙眼。
    「可是,若是如此的話,現在我們就不該能看清周遭。如果真的所有窗子都被塗上油漆,而且燈也完全沒有打開,那麼就代表……室內應該完全沒有光線才對,也就是說,我們根本不可能看見東西,四周應該因為密室狀態而呈現完全的漆黑才是。」
    黛雅說到這裡,露出了不解的表情。
    露比也驚訝地叫了起來:
    「這麼說的話,在走廊上也是!」
    黛雅在部室門前停下腳步,輕輕點了點頭。
    「沒錯……不管在哪裡,我們都應該看不見東西才對,因為所有地方都沒有開燈!可是除了那條『隧道』中以外,我們的視線卻明顯沒有受到影響,只是稍微昏暗一些。究竟是怎麼回事呢……」
    黛雅提出了這個疑問。而很顯然的,她的心中並沒有答案。
    不過,她打開了部室的門,似乎有著什麼打算。
    「姐姐……要做什麼呢?」
    至少應該不會是想查看部室的門窗。剛才就已經確定從部室無法逃出的事實,若說現在突然又變得可以開門逃出去……那也太過奇怪了。黛雅並未抱持這種打算。
    「我想……測試一下。」
    她一邊說著,邊按下了部室的電燈開關。
    然而--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燈卻連一絲火花也未曾亮起。

    「姐……姐?」
    看見這副情景的露比,語氣中透著恐懼的顫抖。
    黛雅則顯得相對平靜。不過,或許那也只是強裝起來的。
    「看來電源被斷掉了的樣子……沒辦法了,露比,和我一起檢查一下,是不是所有電燈都無法開啟……」
    「好、好的!」
    於是姐妹兩人迅速檢查了下建築內的燈光開關--甚至包括了舞臺用的聚光燈和特效燈光。當然也順便試了下其它電器用品。
    她們被迫得出一個結論:在這體育館內,所有需要電力的物品,全部都無法使用。
    「電源……完全消失了。」
    露比露出絕望的表情,黛雅撥弄著剛才找到的電筒,接下了話:
    「不只電器,連需要電池的設備都無法使用,簡直像是有人將這個空間裡所有的能源都吸光了一樣。」
    「怎麼這樣……」
    「不過,」她用另一隻手取出了手機,「只有這個--沒有遭到破壞。只有手機的電源還是完好的。不知道是不是主謀刻意而為,或者是當電源被破壞的時候,我們還不在這裡的關係。」
    「可是……這是怎麼做到的?」
    露比忍不住叫了起來:「要連使用電池的裝置都耗盡電量……這很難做到的呀?」
    說的沒錯,這確實是件難事。如果真是有人刻意破壞電源,那麼他(們)可真是下了一大筆工夫。眼前的電筒並非被拔除電池,而是電池仍在其中,卻完全無法使用。她們也注意到了社辦內停了的鬧鐘(印象中是某次果南帶來的,原因已經忘了),並且確定電池仍未拔除。也就是說,電池沒電並不是個案。
    「要怎麼做到這種事呢?」
    「嗯……這個……」
    黛雅沉吟起來。
    「……或許,並不是讓消耗電池的電量?」
    「欸?」
    「會不會,只是破壞了電器本身呢?」
    她提出了另一種可能性。
    「破壞電器本身……?」
    「是啊,這件事就沒那麼不容易做到了,科學上已經能夠達成了。」
    她繼續說明著:「我也是偶然習得的知識……如果能造成一種稱為『電磁脈衝』的現象的話,就能對電器的線路造成大規模的電流衝擊,進而使得它們斷路,因此電器便會被完全破壞無法使用。」
    「這、這樣啊……」
    露比似乎接受了這個說法。「所以說……有人刻意造成了這種現象,導致浦之星的電器全部毀壞?」
    「看樣子很可能沒錯。」
    「……好過份。」
    自己如此喜愛的學校,竟然遭到了這種對待,露比對此憤憤不平。
    黛雅則搖了搖頭。
    「事到如今也無法挽回了……而且其實,這也只是我的推測而已,還不能確定是事實。」
    「不過,我覺得……應該就是如此了。」
    畢竟也想不出其它的可能性吧?露比如此說著:
    「我相信姐姐的判斷!」
    「嗯……」
    黛雅看起來有點漫不經心。平時的她,像這樣受到妹妹的稱讚應該會臉紅才是,意識到這反常現象的露比,疑惑地詢問:
    「姐姐?妳還好嗎?」
    「欸?啊,沒事。」
    黛雅輕輕地笑了一下。
    「先不談這個了,我們趕緊繼續調查吧。再拖時間可不好。」
    「……嗯。」

    她並沒有說出心中的疑惑。
    電磁脈衝並不是做不到的,而且很顯然的,這是當前少數、甚至可以說幾乎唯一可以造成眼前情況的方法。
    如果真是電磁脈衝的話,大概校舍那邊也是一樣的情況吧。不過她的疑慮並不是這件事。
    ……為什麼,會使用到電磁脈衝呢?
    據她所知,雖然比起其它辦法,這個手段相對簡單且確實,可是……成本卻是相當之高。最容易造成電磁脈衝的方法,其一就是核爆,她不認為會是用這種方法。另外就是用大型機器,消耗鉅額能量才能達到了。
    ……為了要讓一間學校「停電」,就要用到這種手段嗎?
    明明不用讓電池沒電也沒差啊,這樣的話直接切斷電源就好了。還是說,有真的不能讓她們使用手機以外的任何電氣用品的理由?
    那麼,那理由又是什麼?
    而且,最重要的是--
    為什麼,即使如此,她們也並未完全陷入黑暗……

5-C.

    「花丸醬那邊有找到什麼嗎?」
    「什麼都沒有zura……」
    千歌和花丸正在仔細地搜索教室內的「線索」。
    雖然不一定能找到,可是畢竟應該要盡力一試……千歌是抱持著這種想法的。花丸沒表示意見,算是默默同意了這個做法。
    她們當然首先查看了教室內的窗戶。果不其然,窗面一樣是灰濛濛的,看不見外頭的中庭,也完完全全打不開來。
    她們也曾試著開燈。然而,正如另一端的黛雅和露比所預料,這裡的燈也是完全打不開。
    「線索……真的很難找呢。」
    現在,她們則是在逐桌尋找著--可能幫助逃脫的蛛絲馬跡。
    逃出校舍的關鍵線索,很可能就放在校舍內的某個角落……雖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不過確實不能忽略可能性。只是,這樣做的同時,免不了發生與期望違背的失望。
    或許畢竟現在是現實,不是遊戲。千歌忍不住這樣想著,露出了哀傷的表情。
    「怎麼辦呢……我們到最後會不會什麼都沒貢獻啊……」
    她說出了這樣的喪氣話。不過,花丸對這句話的反應,並不是針對喪氣的部份。
    「……千歌醬,很好勝呢?」

    「欸?」
    因為花丸的評論,千歌忍不住愣了一下。
    「好勝?」
    「是的zura。」
    花丸一邊檢查著桌椅,一邊不抬頭地說著:
    「現在明明是很詭異的狀況,可是千歌醬在意的卻是『自己能不能有所貢獻』這點zura。其實根本不用在意的zura,只要有找到線索,不管是誰找到的都很讓人開心zura。」
    「啊,那個……」
    「不只如此,」她繼續說著:「其它時候也是這樣zura。如果練習的時候落後了,千歌醬總是會很在意,擔心著自己會拖累大家。地區預選那時候也是,為了舞蹈的動作都傷痕累累了,也還是倔強地不放棄。或許也不是好勝,應該稱為好強zura。」
    「欸……」
    聽到花丸帶點埋怨的指責,千歌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。
    「欸嘿嘿,我給人這樣的印象嗎……」
    「就是這樣zura。」
    完全不留情的評論。
    「究竟為什麼呢?明明可以放鬆點的zura。」
    「這個嘛……」
    千歌停下了動作,花丸見狀,也停下了正在搜索的雙手。
    「大概,是因為……想要『擺脫普通』吧?」
    「擺脫普通?」
    「嗯,因為啊……」千歌點了點頭,緩緩地說著:「因為呢,千歌實在是太普通了,普通到都快要成怪獸了唷。所以,想要閃閃發光,想要變得與眾不同。無論是黛雅醬、曜醬、露比醬、花丸醬……大家都是那麼地閃耀、那麼與眾不同,千歌也想要變得和大家一樣。」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花丸似乎想說些什麼,卻又沒說出口。
    「想要變得與眾不同……那就代表,要有過人的地方,對吧?」
    千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「或許是因為如此,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吧?不想要落在大家後面,想要至少和大家一起……就算沒有超越大家,至少,也想要和大家一樣,擺脫掉我的『普通』。」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「至少,也想和大家並肩著,尋找光芒……」
    她的聲音愈來愈低:「尤其是,在……之後呢。」
    因為聲音過小,有一部份的話語花丸聽不清楚。
    不過,這並不是問題……

    「……才不是zura。」
    「咦?」
    「才不是這樣zura。」花丸的語氣顯得有點激動:「對maru來說,千歌醬才不是普通的zura!千歌醬是特別的zura!不只maru,露比醬、善子醬、曜醬、梨子醬、黛雅醬果南醬鞠莉醬,大家都……一定是這樣認為的zura!」
    「花丸醬……」
    「所以說……」花丸抬起了頭,表情嚴肅地望著千歌。「千歌醬……不要再、那樣想了,好嗎?Maru希望千歌醬不要有心結zura。」
    說完,室內陷入了短暫的沉默。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隨後,千歌露出了笑容,似乎對花丸的話很高興的樣子。不過,她的眉頭稍稍皺著。
    「謝謝妳呢,花丸醬……」
    她轉過身子,像是轉移話題似地問了:
    「那個櫃子要不要開開看呢?感覺可能有重大線索唷。」
    「……嗯,好呀zura。」
    雖然被岔開了話題,花丸並未提出不滿。
    「那就趕緊來吧。」
    兩人來到了這間教室中,最大的一個櫃子之前。
    「……要開囉?」
    「嗯。」
    「希望不會跳出恐怖的東西呢……」
    「妖怪的話maru倒是不怕zura。」
    兩人相視而笑。
    「那麼,我數到三唷。一、二--」

    兩人打開了櫃子。

5-D.

    三樓的搜索沒有成果。
    要說結論是有的:窗戶全是完全緊閉,根本不可能逃出去,除非將窗子砸破。不過,這個結果和其他組一模一樣,也談不上是什麼成果。
    梨子和曜可說是極度詳盡地檢查了每扇窗子。連身高搆不到的上排的窗戶,她們也刻意搬出桌椅,嘗試打開著。(順帶一提,於此同時她們也順便嘗試開燈過,同樣也是失敗。)
    不過……雖然結論很明顯,卻是在意料之內,對她們來說並不算是多麼大的打擊。只是失望仍在所難免。
    「那麼,該怎麼辦呢……?」
    梨子開始躊躇不前,曜則在這時提了意見。
    「要不要到教室查看一下呢?說不定會有線索呢。」
    她的想法大致和千歌差不多的樣子。
    「也是呢……試試看吧。」
    於是兩人走進了音樂教室。
    剛才從樓梯上來後,兩人是從樓梯口的窗戶開始檢查,一路檢查到了走廊尾端,也就是音樂教室旁。之所以先進去這間教室也是這個原因。至於因此而沒檢查到的另一棟校舍……她們打算等之後再說。畢竟估計應該也是一樣的狀況。
    教室的門很輕易地就打開了。不過裡面的窗子果然還是一樣。
    「打不開呢……」
    既然打不開,多想也沒用。兩人很快就開始檢查教室內部。
    不過,雖說要檢查……
    「……好空呢。」
    或許因為這間教室通常是用來練習合唱,所以並沒有設置桌椅,留下了廣大的練習空間。也因此,教室內能檢查的地方並不多,頂多只有鋼琴的部份,不過也並沒花多少時間便檢視完畢。
    「說起來,現在是完全不明白的狀況……」
    梨子輕撫著琴鍵,慎重地按下了其中一個白鍵。鋼琴發出了熟悉的樂聲。
    「就是說啊,到底為什麼會被關進這裡呢?」
    曜一臉無奈,靠在門上雙手環胸,眉頭深鎖。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盯著曜瞧了一陣子,梨子忍不住問了:
    「曜醬妳……不害怕嗎?」
    「欸?」
    曜聽到這個問句,眉毛上揚顯出驚訝的樣子。
    「當然會唷?一開始就害怕到不想從部室出來唷?」
    「啊……說的也是。」
    梨子也不禁在內心自嘲,真是的,自己真是問了個傻問題。
    不過……不知為何,梨子覺得,曜並不像自己說得那麼恐懼。或許她是擔憂大於恐慌一些。她的自身可能還並未真正感到恐懼,然而,內心的憂慮卻緊緊
纏著她。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……那麼,梨子或許知曉,她之所以憂慮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「為什麼,不和千歌醬一組呢?」
    梨子提出了這個疑問。不過,才說出口,她就對自己的衝動感到後悔。
    啊啊,怎麼這樣子問人家……這種舉動,不是太不禮貌了嗎?好像顯得自己並不願意和對方一組,埋怨對方為什麼不選別人似的。
    梨子責怪自己的魯莽。不過,曜反而顯得並不在意、或者說沒注意到的樣子。
    「這個嘛……說起來原因很複雜……」
    梨子的內心開始感到緊張。
    雖說提問的方式連自己都不敢苟同,可是,對於這問題的答案,她確實相當在意。為什麼?為什麼曜選擇和自己一組,而不是陪在千歌身邊?
    她曾想過,應該是因為--曜不希望自己因為被影響,而在搜索時遺漏線索。可是現在看來,就算兩人分開,曜還是會受到影響……
    既然如此的話,會不會--是有別的原因呢?
    梨子,非常想知道……
    「沒辦法和千歌醬在一組,是因為……」
    「……」
    梨子屏息著,雙手幾乎顫抖著,等待著曜的回答--

    「啊--!!!」
    一陣慘叫聲劃過天際,令她們兩人都愣了一下。
    「……欸?」
    梨子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。
    「剛才……怎麼回事?」
    有人慘叫。當然,這任誰都聽得出來。可是是誰慘叫?為什麼慘叫?
    梨子努力定下心神,回想剛才的情況。剛才的慘叫聲……本身並不熟悉。畢竟日常生活中不是常有慘叫聲。可是,那聲音,她卻熟識已久……
    「……千歌醬!」
    ……果然,曜也聽了出來。她露出了慌張的表情。
    「千歌醬!怎麼回事?!」
    沒知會梨子,曜急忙地轉身,拉開房門奔了出去。
   「……!等等曜醬……嗚!」
    「千歌醬--!」
    無視身後的梨子,曜的雙腿快步地移動著,跑向千歌所在的二樓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 )

© 誤雨神名★搬运工 | Powered by LOFTER